王大雪

有个朋友告诉我要对自己安全人表达情绪。
我是个不易表达情绪和需要的人,逃避,何如?
我不太想质疑自己,因为这也是我自己本身,那曾经的过去,也是自己的一部分,无法隔离

窗外

最孤独的-共享单车

深夜值班的安保兄弟
一直玩着手机
我们都痛斥着手机的副作用
可对于他,手机就是外面的世界

窥视

我们随便在厕所里知道一些数字,就可以随便的鸟瞰世界